当前位置:首页 » 临时兼职 » 徐水临时工

徐水临时工

发布时间: 2021-09-03 10:49:25

1、我有个亲戚曾在保定徐水大辛庄农场做临时工,后来不干了。现在听说可以办退休,领退休金,这事可靠吗

1

2、白宝山是个地名还是个人名?

人名和地名要看你想知道啥?估计有地方叫白宝山的,但是更有名的是悍匪白宝山。
http://ke.baidu.com/view/1403757.html?wtp=tt

3、徐水县遂城镇哪里需要发传单招聘临时工

这种招人,通常他们会把招聘公告贴在大门口,所以建议你去附近转转,说不定就能看到,祝你好运,记得采纳

4、还记得那个22年前白宝山情人谢宗芬吗,如今出狱后她生活怎样?

在中国刑侦史上,有三个不得不提的人物,分别是张子强、白宝山和张君。这三个人,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凶名震惊全国的三个悍匪,他们的手上无不血债累累,沾染了无数无辜者死不瞑目的血泪。

在这三个人中,白宝山的犯案路线从北京跨越到新疆,侦破时长长达一年之久,以其涉案金额金额之巨大、社会危害之严重、社会影响之恶劣,被公认为“中国刑侦一号案”,“世界刑侦三号案”。他的经历轰动了全国,后来还在2002年被拍成了专门的电视剧。

而每一个悍匪背后,都有着一段或几段香艳的传说。这三个人中,张君是最好色的一个,他身边最多的时候,曾经有过5个情妇;张子强的老婆罗艳芳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传奇人物,甚至在张子强入狱之后,成功地保住了这个悍匪的财产,去往美国避难;而白宝山的情人兼共犯谢宗芬,则因为实打实地参与到了犯罪过程之中,而成了震惊全国的女悍匪。

“悍匪”白宝山

白宝山是北京人,1958年11月6日,他出生在石景山区的一个普通家庭。白宝山的父母都在北京的钢铁公司工作,虽然说不上大富大贵,但本来也可以算作衣食无忧。

可惜,在白宝山3岁的时候,他的父亲病逝了。而母亲一个人,带着年幼的孩子,无法支撑在北京生活的成本,所以年幼的白宝山就被母亲送回了老家河北,然后自己独自在北京改嫁。

这直接导致了白宝山在幼年就失去了双亲的庇护,成了“没爹没娘”的孩子,后来他不善言辞、严重口吃,导致不能很好地适应社会,最终走上了反社会的道路,都与这段颠沛流离的日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1971年,随着生活的改善,白宝山的母亲没有过问白宝山本人的意见,直接将儿子接回了北京上学。可是河北和北京的教材、教学进度差异巨大,以至于当时13岁的白宝山,居然在母亲的安排下,只能和小学一年级的学生一起读书,这件事,更进一步打击了他的自尊心,让他与社会的隔阂更深了一层。

白宝山并不能适应这种错位的学习生活,很快,还不到2年,他就主动申请辍学,转去一家酱菜厂做临时工,后来又辗转到了石景山区第一电碳厂当装卸工。在电碳厂里,白宝山第一次接触到了实弹射击项目,而且他手脚灵活,视力又好,在项目中拔得了头筹。

可以说,枪械和射击,让一辈子没有得到过认同的白宝山,找到了不一样的感觉。平时,他是个木讷寡言,谁都能欺负的“老实人”,但只要一碰到枪,他的情绪就开始不受自己控制了,他觉得自己好像忽然就变成了一个能够掌握别人生死的人。

然而,这种射击的技巧,并没有让白宝山的现实生活有一点起色。尤其是在1981年结婚生子后,他身上的生活压力更重了。为了不饿肚子,他开始干一些小偷小摸的事情,几块钱的衣服、工友挂在外面的蚊帐,都被他偷偷拿回自己家,给老婆孩子用。

然而,随着1983年“严打”的开展,他的这种小偷小摸的行为,终于东窗事发了。因为偷盗了总价值大概700元左右的财物,白宝山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在监狱里,不善言辞的白宝山和狱友相处得也并不融洽,看不上白宝山的狱友揭发了白宝山当年在一次偷盗玉米的过程中,曾经用木棍击打过主人头部的事情,让白宝山的服刑期延长到了15年。

然而,这些判决并没能触动白宝山,反而把他向黑暗的深渊越推越远。在没什么文化的白宝山眼里,他只是偷了一些生活用品,就被加罪到了15年,这件事他无论如何都想不通,也让他更加仇视这个社会。

出狱后,白宝山妻离子散,由于刑满释放人员的身份,无法重新办理北京户口,摆摊谋生的路也被堵死,这让他铤而走险,开始重新在自己唯一得到过“认同”的枪械天赋上动起了歪脑筋。

谢宗芬:误入歧途

谢宗芬就是在这个时候,走进白宝山的人生之中的。她比白宝山小一岁,是个说话慢声细语的四川妹子。她面容姣好,皮肤白皙,因为不满家人安排的过于平庸呆板的丈夫,一个人独自来北京打拼,就这么认识了白宝山的母亲。而此时的白宝山身上那种属于悍匪的穷途末路的疯狂,吸引了谢宗芬。

白宝山这个人,对于军警和群众而言,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鬼,但是在对待自己的母亲和妻女的时候,又出人意料地有着温情的一面。他犯下的所有罪行,都是瞒着自己的母亲的,甚至最终落网的时候,在看到警察的一瞬间,他第一反应是回屋拿枪,但回头时,他看见了一无所知的母亲,放弃了负隅顽抗的念头。

也许就是他的这种冷血的“重情重义”,让谢宗芬在知道他曾经杀过人、犯过案之后,也依然没有离开他,甚至参与到了他的犯罪行动之中。

1997年夏天,谢宗芬跟随白宝山一起到了新疆,在两个月之内,犯下了3起抢劫案,还抢夺了大量枪支,杀害包括干警、联防在内的10名无辜群众,打伤5人。同年9月,谢宗芬因为回老家看望父母,被宜宾市公安局带走审讯,最终落网,因抢劫罪、包庇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

这件案子,当时震惊了全国。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女子,居然是一名十足十的悍匪。

结语

白宝山和谢宗芬,这两个名字,一度让整个中国为之震动。后来的刑侦专家在剖析两个人的动机时,往往觉得,如果说白宝山反社会人格的形成勉强还能算是有迹可循,那么谢宗芬的人生就仿佛一辆失控的“过山车”。她的前半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连枪支为何物都不知道的小女人,却在遇见白宝山之后,成了抢劫、杀人都不在话下的共犯,这样的转变,实在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事实上,白宝山对谢宗芬,远远说不上“好”,在从北京去往新疆犯案的路上,白宝山甚至几次毒打过谢宗芬,在犯案之后,更是动过把谢宗芬灭口的念头,他甚至已经提前准备好了掩埋谢宗芬尸体的土坑。然而,这一切,都在谢宗芬的“百依百顺”之下,没能施行。

谢宗芬后来过度依赖白宝山的状态,也许只有用“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才能解释了。她本来是一个无知的受害者,却在极端的环境下,盲目地迷恋上了白宝山这个“加害人”,甚至成为了他的帮凶。

在白宝山落网之后,误入歧途的谢宗芬才终于像是从这场噩梦中清醒过来。在狱中,她终于流露出了悔意。

2005年,因为在狱中的良好表现,谢宗芬被减刑释放。但是此时的谢宗芬,已经无颜再回到故乡,面对自己的亲朋好友了。这个误入歧途的女悍匪,在从对白宝山的迷恋中清醒过来后,最终选择远遁新疆,在那片自己背负血债的地方重新开始,也算是为过去犯下的罪行,做出一些迟到的补偿。

5、伟巴斯特车顶供暖有限公司 本人想去这个公司上班.就是不知道工作环境怎么样.本人做的是一般的操作工

不建议去伟巴斯特沈阳工厂,这个公司表面上是外企,是德资企业,但实际上就是披着外企名义的民企,加班成性每天都加班,不分周六周日,不加班领导会找你谈话,最重要的是工厂的员工不是直接跟伟巴斯特签合同,而是跟三方公司签合同;而且工作效率、各个部门配合度表面上看大家都很忙,实际上工作效率十分低下;当然了,如果你向趁着年轻多学一点东西的话,干一段时间成长会非常的快;另外,这家的公司人家关系十分微妙,一切都要小心!!

6、轰动全国的白宝山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最后的下场如何?

在新中国的历史上,白宝山应该是非常有恶劣影响力的杀人犯。他于1996年3月至1997年8月,先后杀害了15人,击伤15人,抢钱140余万元,并在狱中先后杀害2人,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由此白宝山也被评为建国以来的大悍匪之一。

他虽只上过两年多学,但犯罪智商极高,具有高超的反侦查手段与射击技术,思维缜密,作案手法极其狡猾,具有极强的心理素质。

1957年白宝山出生于石景山区一个工人家庭,父母都是钢铁公司的职工。1960年白宝山的父亲因病去世后,由于生活困难,他妈妈将年仅3岁多的白宝山送回老家河北徐水县亲戚家生活,随后改嫁。可能就是这一件事情,给年幼的白宝山心中造成了巨大的阴影,莫名的仇恨就此种下。

直到1971年,14岁的白宝山从徐水县回到了首都,来到妈妈身边开始读小学一年级,小学三年级没有读完他就辍学了,到一家酱菜厂当临时工。1976年被石景山区第一电碳厂录用为装卸工,19岁的白宝山有了一份正式工作。

而厂里组织了一次实弹射击,从此以后白宝山便迷上武器。自从和厂里的女工结婚成家生子后,白宝山一家的日子过得相当拮据,这就让他铤而走险走上了盗窃之路,1983年适逢严打,白宝山因偷了价值500元的财物被抓获后,被判刑4年,之后在狱中被人揭发了其它抢劫盗窃事实,被合并执行有期徒刑11年,这次的加判,让白宝山心中的仇视社会的心理进一步加强。

白宝山被送到西北某监狱服刑,负责在监狱所属的草场内放牧,地广人稀的环境让他具备了进一步犯罪的环境,他不仅要挟当地牧民,获得子弹,而且还因为一些小事将两名狱友残忍谋害后埋尸灭迹,苦于当时并没有找到相关证据,白宝山并没有受到进一步惩罚。1996年,白宝山刑满释放。

回到首都后的白宝山,申请办理户口时受阻,而摆小摊谋生的时候又被城管追逐,白宝山进一步受到了刺激,同时又迫切地想给孩子们挣大钱,使他从此以后走上了不归路。

1996年3月31日,在石景山某热电厂,白宝山用铁棍砸伤一名执勤战士,抢走无弹药空枪一把。4月22日,在丰台区八一射击场,打死哨兵一名。

同年7月,潜回老家徐水,深夜枪击当地驻军两名哨兵,致一死一伤,抢走步枪一支。同年12月16日大白天,白宝山在德胜门烟市蒙面枪杀了一名女摊主,抢得65170元,同时击伤3人

1997年,白宝山携情妇前往西北他曾经坐牢的地方,开始了他的罪恶之旅,在这里的大半年时间中,他持枪杀害了多人,并抢劫了大约140万元的巨款。

同年9月落网,鉴于白宝山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影响特别恶劣,危害特别巨大,1998年白宝山被执行死刑,时年41岁。

7、白宝山是谁,他干了什么被判了死刑

白宝山绝对是社会反面教材的一个神话 他被评为中国十大悍匪 排名榜第一
1957年 出生于北京市石景山区一个工人家庭,父母都是首都钢铁公司的职工。 1960年,3岁 父亲病逝,母亲生活艰难,将白宝山送到老家河北省徐水县。随后母亲改嫁。 1971年,14岁 回到北京,开始上小学一年级,自尊心受到很大伤害。 1973年,16岁 辍学,在一家街办的酱菜厂当临时工。 1976年,19岁 被石景山区第一电碳厂录用,成为一名装卸工。因厂里搞的一次实弹射击,从此迷上打枪,一下班就背着借来的气枪到附近的林子里打鸟。 1981年,24岁 结婚,妻子是本厂女工。 1982年,25岁 妻子产下一对龙凤胎。 12月,白与张某在居民区盗窃晾晒衣服2件,价值10元。 12月16日入室盗窃凤凰牌自行车1辆,价值110元。 1983年,26岁 1月21日,白与张某连续撬锁3起,盗窃天鹅牌坤表1块,旧皮夹克1件,真丝被面2块,尼龙双人蚊帐1顶,尼龙自动伞1把,女式高跟鞋等共70余件,价值500元。 3月8日被逮捕。 9月9日,因抢劫、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14年。 1985年,28岁 在狱中被揭发出犯有余罪,包括: 一、1982年12月17日夜,在古城前街某号院内,偷玉米3书包,被事主发现,追至门外。白用木棍猛击事主头部,致使颅骨线形骨折,头皮裂伤,缝合9针。 二、1982年底,白伙同白某,在石景山综合修配二厂一车间,盗窃手推车外胎170条,车轱辘两个,价值3150元,运出销赃,得款2855元。 三、1982年8月8日,白伙同石某,偷盗牡丹牌12英寸黑白电视机1台。 四、1983年1至3月,白伙同石某等,偷盗工厂仓库内管件,阀门160件,价值1900元,偷盗圆木1根,销赃得款500元。 北京宣武区人民法院判白宝山抢劫罪5年,盗窃罪7年,两罪合并执行有期徒刑11年,与前盗窃罪4年合并(自1983年3月8日起,至1997年3月7日止)。这次加判对白宝山刺激极大,对社会产生了巨大的仇恨。 1991年,34岁 被遣送到新疆石河子新安监狱服刑,成为一名“零星犯”,分配在监狱的草场内放牧,有自由和时间可以和狱友交流。努力学习武器知识,有时还将跑进监狱领地的羊扣押,要求牧民用弹药交换。 1993年,36岁 年初,经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八师(即石河子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减刑一年。 9月,诱骗一名狱友李宝玉帮其扣钱,用铁榔头将其砸死,将尸体埋在山上事先挖好的坑内。事后对狱方说此人失踪。白宝山成为最大嫌疑人,但狱方没有找到证据及死者尸体,此事不了了之。狱方在牛棚顶棚上搜出白宝山藏的95发步枪及手枪子弹,白仅对此事做了交代。 1994年,37岁 3月20日深夜,用铁榔头将熟睡的同宿舍的狱友傅克军砸死,同样埋入事先准备好的坑内,然后烧掉染血的死者的被子、褥子、枕头。 3月22日,警方开始调查嫌疑巨大的白宝山,并且有人报告看见白在清晨烧被褥。白在接受狱方调查时一直拒不承认,狱方始终没有寻找到死者尸体,无法确认他已经死亡,又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无法给白宝山定罪。白宝山被单独关押了125天,写过保证书后,继续回去放牛。 直至白宝山伏法后,根据白的交代,两名北京调犯的尸体才被挖出,其中一具距牛棚墙壁不到半米。 1996年,39岁 3月7日,如期提前一年获得释放。 3月12日,回到北京,并带回要挟牧民得来的3包步枪子弹(75发)和50发手枪子弹。回到北京后,向派出所警察申请办理户口受阻,对警察产生仇恨。 批发了剃须刀在西单、香山、八大处等地摆摊销售,成本100多块钱,总是被城管惩罚、没收,再次受到刺激。 由于十几年来固执地认为自己的量刑过重,又迫切地想给孩子们挣大钱,再加上警察不给办户口、做小生意受到屈辱等事,使白宝山走上了通过暴力犯罪疯狂报复社会的不归路。 3月31日,21:40,北京市石景山高井热电厂,用铁棍砸伤一名值勤的武警战士,抢走无子弹的“五六”式半自动步枪一把。 4月7日,23:15,北京市西山八大处附近的装甲兵司令部,向一哨兵连开两枪,未抢到枪或子弹,受伤的哨兵抢救及时脱离危险。 4月8日,0:15,距上一次作案仅一小时,乘坐一辆宝石蓝色无出租车运营证的面包车,在高科技园区实兴大厦附近遭遇正在巡逻的石景山公安分局防暴大队的6名巡警,双方发生枪战,白宝山击伤4名巡警后逃窜。 4月22日,1:45,北京市丰台区八一射击场,两枪打死哨兵一名,由于哨兵只背着空枪套,没有抢到武器。 结识同岁的、四川来北京做小生意的已婚女子谢某,两人同居。 7月,来到老家河北省徐水县,侦查中国人民解放军某师高炮团弹药库附近的人员、地理情况。当天返回北京。 几天后(7月24日),携带子弹与抢来的枪再次来到徐水,将武器埋藏到兵营附近的一家水泥管厂与果园的交汇处。事毕返回北京。 两天后(7月26日),第三次来到徐水,7月27日凌晨1时,枪击两名哨兵,一死一伤,抢走81-1自动步枪一支。逃窜后将武器掩埋在铁道边一个小砖窑边。返回北京。 8月初,与谢某一同回到谢某的四川老家,找人买枪,无果而返。 9月初,与谢某一同到徐水取走“81-1”式自动步枪及全部子弹,将另一把“五六”式步枪重新掩埋好。 12月16日,12:20,德胜门烟市,蒙面枪杀一名女摊主,抢得65170元,并击伤街上的3名男子。逃窜至附近一个垃圾场,把钱、枪、抢来的包分别掩埋在垃圾场的几个角落,从容地骑车到附近市场为其情妇批发了一些袜子,然后回家。 12月18日,带其情妇谢某取钱及枪。 自1983年入狱到现在,白宝山共作案8起,杀5人,伤9人。 1997年,40岁 春节后,与情妇谢某踏上罪恶的新疆之旅。 来到石河子市147团,找到原来的狱友、盗窃犯吴子明,白提出“一起做事”,吴子明马上辞去警卫工作,开始跟随白一同作案。 6月5日,白与吴坐班车来到奎屯市。目标是抢劫军用枪支。22点,两人摸入奎屯驻军军事培训中心。未来得及抢枪便被一战士发现,逃跑。两人放弃继续作案,连夜徒步返回石河子市。路遇警察的盘查,白掏出枪,警察逃跑。白放了一枪,然后与同伙逃跑。无人伤亡。 6月6日,两人在荒无人烟的大戈壁中连续步行了20多个小时后,从141团场乘坐班车返回石河子市147团场住地。 7月5日,白与吴来到曾经服刑的新安监狱附近的141团场军械库,18点,撬门进入无人看守的空库房,没有发现武器。无人伤亡,击毙库房看门的狗两只。 7月6日,凌晨4时,白与吴连夜返回途中枪杀一名偶遇的走夜路的人。 7月29日,距147团场15公里处,为抢摩托车,枪杀一名农民,埋在附近的土丘中,尸体一直未被发现,直至白宝山伏法后指认。 8月8日,凌晨,白与吴闯入距147团50公里的149团场一营警务区警长姜某的宿舍,枪杀姜某及治安员时某,拿走姜某的“五四”式手枪,迅速驾摩托车离开。 两人向着即将轰动全国的特大抢劫杀人案的作案地——乌鲁木齐边疆宾馆进发。 8月14日,两人到乌鲁木齐边疆宾馆踩点,并在附近的新疆大学校园内预先挖好埋枪埋钱的土坑。当晚返回石河子147团场。 8月18日,两人携带武器来到边疆宾馆,当天已经接近收市,两人决定今天不动手,把枪藏到新疆大学内的坑中,住进附近的铁路医院招待所。 8月19日,早晨,在边疆宾馆入口处抢劫现金人民币约140万元,打死7人,伤5人。将钱、作案时穿的衣服、枪埋好。逃窜回到石河子147团场。作案后,吴经常催促与白一起取钱,白动了杀掉吴的心思。 8月22日,两人冒险到警察严密排查的乌鲁木齐,从掩埋处取出手枪一支,返回住地。白宝山提出取钱后从乌市直接回北京。 8月23日,白宝山提出离开新疆前到天池玩儿一趟。吴产生怀疑,偷偷将白与其情妇谢某的的家庭住址写下来交给哥哥。 8月26日,在天池大锅底处,白把同伙吴子明枪杀,又用铁锤猛砸其头部,然后将其焚尸。 8月27日,白与谢从天池回到乌鲁木齐。 8月28日,清晨,白与谢来到新疆大学将钱挖出。将140万现金藏入事先买的两件军用马甲中,两人一人穿一件,当天乘火车离开乌鲁木齐。 8月31日,两人到达北京西客站,回到位于北辛安的家,白给谢11万,并允许谢拿钱回四川老家看望家人。白宝山给母亲1万元钱,说是在新疆做生意赚的,母亲分文未动,塞入一只粉红色袜子中,于白宝山被抓捕后原封不动地交给警察。 9月2日,谢某乘飞机离开北京飞往老家——四川省宜宾市筠连县,白送走谢后旋即后悔。其实白早有除掉谢某之心,甚至在石景山附近暗挖好了尸坑,并几次试图激怒谢某,但都被谢的百依百顺弄得下不了手。 与此同时,公安干警出动大量警力,逐步走访排查,确定白宝山与谢某有重大嫌疑。 9月5日,新疆方面以石河子刑警大队的名义给北京市公安局发一封明传电报,通报白宝山与模拟画像中的犯罪嫌疑人之一相像,请协查。当天19点,刑警大队和派出所民警一行4人来到模式口白宝山母亲家,对开门的白宝山说户口批下来了,要带其去派出所办一下手续。白的第一反应是被谢某出卖,马上决定拼死顽抗,冷静地说要进屋拿件衣服,实际是想进屋拿枪,但母亲突然走出来,问其发生了什么事,白迅速放弃了顽固抵抗的念头,顺从地跟随警察离开。 至此,罪大恶极的、1996暨1997全国一号案件主犯白宝山终于落网。 9月5日,夜,警方连夜提审白宝山。 9月6日,在老家4天便风光地花掉3万多元的谢,被公安局带走审讯。 9月9日,谢被押解到北京。 12月3日,白与谢被押往乌鲁木齐。 1998年,41岁 3月3日,上午10时,白、谢持枪抢劫杀人案由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正式开庭。白、谢在庭上对于所犯罪行供认不讳。 审判长对白宝山在北京、河北、新疆所犯15案逐一进行了法庭调查。白宝山犯有杀人罪,抢劫枪支罪,抢劫公民财产罪,情节特别严重,影响特别恶劣,危害特别巨大,依法判处白宝山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同案犯谢某犯有抢劫罪、包庇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白宝山的大弟免于刑事起诉,无罪释放。 4月,白宝山被执行枪决。 2005年 4月26日,被判有期徒刑12年的谢某因3次获减刑而提前获释,当天恰巧为她的48岁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