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临时兼职 » 重庆美术兼职

重庆美术兼职

发布时间: 2020-12-06 22:17:10

1、在重庆,兼职的少儿美术老师,1个半小时,收费多少钱啊?

我以前是重庆川美毕业的学生,那时候在学校周遍的画室做老师一般是100/天
半天是50,现在在长沙这一画室带少儿班也是这个价格,如果高考班的话,那价格就更高了。不知道你那公司有多大,不过我的这个价格你也可以作为参考以下吧。
你是自己做老板还是打工?如果是打工的话,工资一般都是按天算,只有自己招学生,那种家教才是按时薪算。

2、请问重庆这个兼职是真的吗?主要制作手工工艺品,男女均可,计件工资日结,可带回家做。

我有同学做过这种工作,那得看你的运气了。他遇到过两个老板,前面一个对她的作品百般刁难,每次不管做得再好都要挑出毛病减点工资,后面一个还稍微好点。她做的是金边沙画,一块画好的木板,用铜丝勾边,再用彩沙填色,最熟练的时候是一星期两幅,最初做的时候还要慢些,而且有个晾晒的过程,这个过程没做好,整个报废。一幅画工资50-100不等,卖价却是2、3倍。做这个还要交押金,好像是100-200。看你的耐心了,有耐心又不想出去干交流的工作可以试试。

3、重庆兼职装饰画加工是真的么?

你是不是人在沙坪坝?我也正准备去看看,大川那里在招
自己判断撒,不专要钱的就是真的属,要钱的就不好说了
先学,快者,一天;慢者,3天;材料费80
学完后,平均1-2天一副画,回收价格有点离谱,似乎值不了这么多钱
比如他给你一个价值120的材料,然后你做完了他再以330的价格回收
感觉市场价不会这么高,值得怀疑
还有就是工作室总是在民居内,而且楼层很高
反正我是不去了。

4、一百分!重庆,学生,时间多的受不了,想找个兼职

学校的时间最宝贵,别浪费了,等你毕业的时候才知道学校学的东西简直就是10年前才用的着的。多看看招聘信息,看看现在的单位对人才都有什么要求。你专业是视觉传达设计,那就多设计一些案例出来,以后会有用

5、重庆哪里有可以兼职墙绘的

首先要准备一些你的作品,就是实体墙绘的照片等等
两种方法推广,
1,印制名片+实体墙绘图片,想好提成(就是利润分配问题),在跑装饰公司。
2,直接上网挂单

6、重庆江北观音桥邦兴北都11楼-18号做手工花朵,泥彩画兼职是真是假?已经交了400押金

【百度反诈骗联盟】友情提醒:

请警惕网络上各种招聘兼职工作的专信息,所有招聘 代 刷、代 抄 文 稿、属招聘兼职资料录入员、网 络打字 员等等的都是低级骗局,特别是要求先垫付资金的,以及收取各种会员费、入会费、保证金、保险费、担保费、公证费、保密费等等,都是绝对的诈骗,请广大网友千万不要上当。

再次提醒:网上兼职基本都是骗局,这类骗局受害人最多,范围最广,希望广大网友,特别是学生、闲赋在家的网友千万不要相信网上任何兼职。如果被骗,无论金额大小,都请尽快选择报警,报警的人数多了,警方一样会重视。
————————————————————————————————————

有志于反诈骗的知识豪杰,快来加入【反诈骗联盟团队】吧,请点击下方的【反诈骗联盟】申请加入,一起答疑助人,让天下无骗,没你不行!

7、在重庆可以做什么 兼职

那就做家教好了,找一个家教的中介,找不到的话,就去勤工俭学部门去问问,一般都有一些工作可以做的,也可以到兼职网上找的,重庆人才网、巧步重庆兼职网、口碑网,好像都有一些兼职工作的

8、有人知道重庆做手工兼职的是真是假

朋友你说的这个手工兼职应该是做那个镶金丝填颜料的画吧。 如果是这个的话,建议您还是别去了,这些手工坊一年四季都在四处招人,真有那么好的活,别人肯定抢着做了,还怕招不到人么。 那就是个陷阱,其实。 刚去的时候,门槛确实很底,只要不是残废人不傻都可以做的。还声称免费培训。 然而,培训的时候,要求做的都是些小的卡通人物或脸谱什么的小东西,操作简单很容易上手,也比较快,潜意识地给人自信心。但正式开始的时候,可供选的画大都是大幅的而且线条很复杂的。简单的也有,但手工费很便宜,去的都是想赚钱的,当然也就选大的复杂的了,自然就不太可能天天去他们那里做,空间也狭窄,人家还要培训新人的么,只得让你带回家做。问题来了,要押金,理由也很合理,平白无故地把材料交给你,他们不放心,收了押金,等画品完成就可以退了。 殊不知,等你拿回去做的时候发现所谓的顶多两天就可完成的画,及时你不休息地干上整整三天才勉强完成前两个步骤,拿过去,他们肯定会挑刺说很多让你回去继续加工。特别是最后封蜡的时候很容易就串色了,你辛苦一周的作品就被自己亲手毁了,押金肯定是要不回了,时间精力也耗费了。 这是我朋友的亲身经历,所以奉告朋友你还是选择别的兼职做吧! 但愿能帮上你!

9、重庆哪里有做手工活的兼职地方?

那个东西别的城市有很多。不过都是骗人的,你交了钱买他的材料,做成的画,他怎么都说不合格。最后干脆卷皮包走人。